loading
北京、哈爾濱遊記
2018年 08月 22日
員工視野
北京、哈爾濱遊記

北京、哈爾濱遊記

   要去看冰雕,已說了好幾年,偉大壯觀的萬里長城更是神往已久,毅然決定去過中國年,擔心冰天雪地,所以沒帶小孩同行,在哈爾濱凍的無法想像時,真慶幸事前決定的明智。

   雖湊上北京春節包機的熱門時節,不過航班少未能配合行程,所以沒撿到便宜,不是台商只是台胞,所以對大陸二人自助旅行,不免疑慮。不過先生鼓勵說,過年外地人也會到北京玩,魚目混珠不用怕。所以採長榮假期北京自由行再增購哈爾濱往返機票及自訂哈爾濱飯店,原本要一併請旅行社代訂,誰知離冰雕最近的假日飯店已客滿,旅行社因一再輾轉代訂仍渾然不知,只好自訂五星級的香格里拉飯店(貴賓樓層有供應三餐輕食,及全天茶點、咖啡,及免費洗衣的服務,可別讓自己權利睡著了)。在台已購得北京地鐵玩樂通地圖,所以更具信心。

   第一天下午扺達北京,接機人員問我們行程安排如何?我們當然經驗老到地回答:「都安排好了」,如此方能如願以償自由行。在貴賓樓飯店卸下行囊,即步行至紫禁城巧遇人潮聚集天安門廣場,原來是觀賞降旗及衛兵交接儀式,我們適逢其盛。五彩燈光閃爍下,行至午門已無法進入,更確認了初一不開放,初二、三調整的佈告,故隨即更改計劃,明天先跑長城、明十三陵。在東來順吃涮羊肉火鍋,對除夕圍爐而言,真是應景合時,餐後順道打聽,回飯店再向服務人員詢問,綜合判斷後還是相信自己散步回店時,親眼所見的旅遊巴士站,但是飯店資訊仍有用處,即係車是等人滿才開,不是按時刻表,所以隔晨,吾等即不急不徐開始行程,早餐在與紫禁城同系列的高牆內(紅牆餐廳)使用,畢竟是美食聞名的中國,菜色繁多。走到遊1路巴士站,車上已有人,見到二老外,感覺更不孤單,客滿時售票員忽然說:「因為天氣不好,為顧安全,視路況,居庸關、八達嶺長城可能只去一個…」,心想又來這一套,只見著西裝“阿陸仔”起來炮轟,過一會即宣布「各位貴賓很幸運,經電詢路況良好,都會去…」,一日遊旅遊巴士有導遊介紹及控制時間,其實不錯,午餐在居庸關自理,還吃到一份一份現削的刀削牛肉麵,比預期還好。

   舉目盡是積雪及蒼涼的枯黃色山巒,無緣見到乾隆皇讚譽的「居庸疊翠」美景,冷風颼颼及人潮簇擁下,還是拾階上了天下第一雄關,不到長城非好漢,八達嶺是斜坡式(非階梯式)比較好走,見遊客中有人在長城上打手機,實讚嘆科技的進步及超乎想像,古時候若有此無遠弗屆的通訊,孟姜女就不用哭倒長城了。離開之際,導遊指給大夥看水關長城,她說是遊樂場性質,有不肖業者只帶人來此,即說來過長城(事後查看在台列印的團體行程,還真有人以此混水摸魚,令人汗顏)。接著來到明十三陵,雖較旅行團好,同時參觀長陵、定陵,門票都不便宜人民幣50元左右,不過價格已不分大陸人及台胞,倒是有順應潮流及民意了。雖是風水寶地,也無法阻止改朝換代,但地下宮殿的建築技術及成果,倒是令我們專業的土木技師,佩服當時的工匠,同時也感嘆古代工程師不被重視,科舉制度讓學子十年寒窗飽讀四書五經,卻漠視西方國家的科學研究及航海探險…。旅遊巴士終於如預期於下午五時許,返回北京,本來在十三陵買大柿子很硬(期待如富士柿),至此,方發現已解凍成爛柿子了,走回貴賓樓。在旅遊介紹中知貴賓樓因緊鄰紫禁城,故可在頂樓餐廳俯瞰欣賞其全景,不過不知是否因是過年期間,竟沒開放,只好回房。

   第三天(初二)為了趕飛機,飯店貼心特別將早餐(不另收費)提前送到房內(當然也是要自己提出),不枉是招待國賓的飯店名號。機上逢一婦女回娘家,方知我們很幸運,班機正常,她曾飛到哈爾濱無法降落,再飛回北京(吾也是擔心風雪延誤,才把哈爾濱排在中間行程),她也好心提醒我們搭計程車要注意,心想也是(冰天雪地被丟下來,勢必很慘),中午搭公共汽車至兆麟公園(晚上才開放),只好在結冰的松花江上及史達林公園遊盪,凍的受不了就躲進即將開放的影城及麥當勞取暖,偶見當地女士仍著短裙,實在佩服的五體投地,補充帽子、手套(要穿戴二層才夠)禦寒裏褲後,逛中央大街看看受俄羅斯風格影響的建築,下午挨不到冰燈開放時間,又躲進大酒家吃涮羊肉提早用晚餐,青菜鮮綠令人莫明,經詢問知是外地進來的,這餐本意在避寒,卻出乎意料的可口及新鮮,且價格公道。補充能量後,繼續與酷寒作戰,看完久仰的冰雕,連忙跳上計程車,回香格里拉飯店(因為不僅眼鏡結冰,手指快凍到壞死了,實無暇坐公車)。

   第四天,由於此地零下二十幾度與在台時二十幾度,溫差約五十度,令人嚐到苦頭,今日行程改採分次出去,本欲再以公車至太陽島雪雕公園,等了許久方知春節期間該線停開,可能是要嘉惠「的士」業者吧?該地「的士」分二色,飯店排班藍色,一般為紅色,前者車較好,價格較高,不遇若事先議好價,其實也差不多。太陽島、松花江均是冰天雪地,車子長驅直入,雪雕公園(白天開放)有許多參賽作品,更有在台電視上介紹的雪屋,可以用餐等,玩雪玩不夠,還到江岸自已陽春滑雪,及感受身陷雪中跋涉的樂趣,因為公園內人多,很多地上的結冰因人來人往都變黑灰了,盡興後回飯店用餐並午休片刻。飯店位松花江畔,昨夜即見松花江大橋上五彩微光,遠方更有燈火闌珊處,經詢問方知是「冰雪大世界」,晚上才開放,因是遊樂場,先生原本興趣缺缺,後來下午沿松花江畔搭公車兼徒步,又再走到中央大街,實還有充裕時間,回飯店餐畢即坐的士前往,該場地在江面上,僅在冬季才有,全是用冰堆砌的一、二樓建築物,較兆麟公園的更有恢宏大氣,有世界各地特色建築,五光十色,遊客尚可登上冰宮,賞其燦爛夜景,並玩各項遊樂設施,當然到處要收錢,比較特殊的是有玩簡易飛機的,跑跑就真的飛上天了,有一回(僅有一台)看起來像要墜機,雖有人陪同(二人座)安全仍堪慮,我們就真的不想冒險。見到一些年輕人正在滑雪,雖有教練指導,加上場地不險峻,想想二人運動細胞天生欠缺,又都戴眼鏡,掉了可就視茫茫,故未能鼓足勇氣,僅坐雪橇滑雪,也夠刺激了。

   回程因較晚,該計程車司機,知我們住香格里拉,直說是「好樣的…」,問住宿費多少,我們一直吱吱唔唔,他一路批評時政,說美國好…,我們也不敢搭腔,哈爾濱女兒的提醒言猶在耳,老公靈機一動,說是人家招待的,才不知一晚多少錢,因之前告訴他「福州來的」,他馬上把我們想成達官貴人,直說對不起,剛才是胡亂說的不算,回台後這成了津津樂道的「高幹」笑話。

   第五天,選擇到一樓用早餐,人較多,同桌一對夫妻帶一小朋友,聽我們說台語(此行並不避諱,因稱福建來的),以為是廈門同鄉,結果她用國語一問,因略有腔調沒聽懂,她馬上笑著說:「台灣來的」,而他們才真的是高幹,那位先生提到,不遵守一胎化,會罰款且影響公職,他們一家,當然不是小時候書上說的「大陸苦難同胞」,也讓我們想起在法國尼斯,巧遇三位大陸留學生,結伴同遊的往事。

   揮別哈爾濱,往機場結冰路面高速行駛,車子仍然都不用加鍊條,司機說他們習慣了,用熟練駕駛技術克服,車窗結冰了,我無聊的想使其溶掉卻不能,此行在細心的先生提示下,我們均是前後坐(不併排坐),預防遇人不淑時,反抗或跳車方便,在此與大家分享小秘訣。在機場買了「紅腸」名產,外型似香腸,口感同熱狗,但很鹹可現吃。回到北京,則自己搭機場巴士回市區,再轉人力車回貴賓樓,順便胡同遊一番,因為有行李不好意思,抵達時老公另再加給老先生相對一大筆小費,他平常心直口快,但對老弱殘障總是憐憫心,不過如四肢健全不努力工作的,他可不理會的。

   下午至天壇公園,多走了好幾站,但也見識許多超大型百貨公司且賓客雲集,在天壇公園門票較便宜,看到居民在長廊下聚賭的盛況(不下在四川所見),欣賞祈年殿,想像天子祭天的雄渾氣勢,大夥在玩「回音壁」,走出來前,見夕陽掛在林梢,還真如詩如畫。搭公車回王府井大街,又遇到一年輕情侶,明明後來與我們同站下車,還騙我們提早幾站下,所幸一中年男士扙刀相助,加上自己也有點概念及在法國搭地鐵也險些被戲弄,才沒被耍。晚餐吃天津狗不理湯包,門庭若市,還算不浪得虛名。

   第六天(初五),上午遊紫禁城,上端門(另收票)須安檢,連水都不能帶,踩著古蹟清磚而上,公安、保安分不清,不過,晚上可問路,白天可請其拍照,也挺受用,他很有興趣的端詳我們的數位相機,離開時,先生稱讚幾句,安檢人員問我們有沒有看到崇禎皇帝自殺的鐘,經其指點在幽暗處找到了,不過這回急忙上來,不能帶的東西,都不必擱下了,中國人的通病吧!(有交情就好辦事)

   遍遊各宮殿(有小部份整修中),看其古色古香擺設用品,倒覺得床小(不知是否錯覺?),揣摩皇帝、后妃的生活,高大的層層圍牆真是隔局封閉,與歐洲宮殿城堡大異其趣,軍機處小到令人驚訝,御花園果真如傳聞,不能期望太高,但廁所都乾淨現代,不愧是在京城,不像之前去九寨溝等內地,有許多沒門又臭,或不能洗手的「茅房」。從神武門出來,捨掉對面景山公園,及附近北海公園,直奔近郊頤和園,本欲順道訪北京大學,見其有管制而作罷,午餐在麥當勞吃烤鴨漢堡(也許在北京麥當勞才有吧!),別有一番風味。

   遊蘇州街廟會,看慈禧的皇家園林及喇嘛風(藏傳佛教)的廟,走過萬壽山見到結冰的昆明湖上有許多遊客,已從哈爾濱回來,就興緻不高了。再搭公車至圓明園,看到一些西洋樓遺址及斷垣殘壁,此遺址公園可能有記取國仇、激發愛國心的用意吧!離去前見到清華大學,只能匆匆照相留念,在夕陽餘輝中回到天安門,看看箭門、正陽門,到鼎鼎有名的全聚德吃烤鴨(前門的),行前弟弟曾說不怎樣,吃過才知比老爸做的難吃,何能如此成功?真不可思議,北京的皮較油(天冷之需吧!),台灣的皮較薄脆且香味洋溢,而且前者骨頭並沒有炒給客戶,實在比台灣貴又油,但還是要嚐嚐,才不虛此行。又逛了一次王府井大街,人潮更盛,發現相同SONY記憶卡有標價,但二家店價格差二倍餘,令人瞋目結舌。又找到那位除夕夜推水果攤的老先生,蘋果、梨子都不賴。續行到東華門觀光夜市,一條龍上百攤小吃(不過有許多雷同),井然有序都有統一圍裙、服裝,吃了一碗羊雜湯,去寒又可口(雖不若哈爾濱酷寒,北京也是零度上下的氣溫)。

   第七天,回台前趕緊搭地鐵至恭親王府(和珅的豪宅),看書上介紹以為搭地鐵走一下就到,誰知問來問去走了很遠,抵達柳蔭街時,惟恐擔擱時程,且看簡介後意興闌珊(比不上蘇州的林園),僅在門口拍照到此一遊,算是此行美中不足處,回程學乖了,搭計程車,請師傅順道經協和醫院,他以為我們不舒服,其實後生是想看看國父病逝的地方,緬懷一下「革命、奮鬥、救中國」的情操。(中山先生地下有知,必也欣慰吧!)中午搭機經香港轉機,晚間返家,結束春節假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