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阿拉斯加極光之遊記
2018年 08月 22日
員工視野
阿拉斯加極光之遊記

阿拉斯加極光之遊記

2011/2/11(五)

   很久沒有出國玩了,這一次出國本身多了一份期待,一份希望及嚮往。十ㄧ點的飛機內人為免於遲到,訂了四點五十的巴士,到機場才七點初,還有將近四小時。出境又出乎意料的快,在機場上晚餐,找到一處有書報的地方看書打發時間,不覺地時間過去。將近十ㄧ點時,長榮廣播因某種原因要延遲半小時,我們到西雅圖轉機時間才ㄧ個小時四十五分,航空小姐又告知到西雅圖時必須入境提出行李再轉機,心中深深地怕有所delay,像是在華盛頓DC一樣無法趕上班機,心中一直想著這一件事情。在機上不在話下,睡一覺玩一下電動時間很快地過去。飛機要降落前麗玲告訴我她已向空服員反應轉機乙事,空中小姐說降落前要將我們從65排調到49排以利我們提早下飛機。太太真是心細,但自己心想65到49排的幫助有限。自己再度請空服員來與她們溝通,起初回答只能如此,但當我們提到購買機票及轉阿拉斯加航空的機票都是跟長榮買的,出發delay也是航空公司的問題,為什麼長榮不能比較積極一點的幫忙,上飛機時商務艙有空位,是否於降落前讓我們到商務艙準備。空中小姐面有難色的告知會上報上級,當她離去時我再度拜託她。過好一陣子,另一位空服員回來答應說降落前會帶我們到前面,請我們等候。

   飛機快到西雅圖前,自己心中忐忑,不知道換座位乙事如何,空服員似乎沒有消息。當飛機開始要下降,一位空姐前來帶我們到前面坐,一直走著直帶我們到頭等艙,心中訝異,但夫妻兩對頭等艙的設備也留下特別印象。因為我曾坐過兩次而太太沒坐過,看到她眼神與表情,讓自己也很高興,心想只有自己國家的飛機才有辦法如此溝通,如果是別的國家的航空用英文實在無法說清楚。

   下飛機後與麗玲是第ㄧ個通關,領了行李檢查完畢再轉地鐵到N2登機門時間剛剛好Boarding,也真放下一個不安的心。

   再飛三個多小時的飛機到達費爾班,原先訂房時飯店稱有免費接機卻看不到人。將本身禦寒衣物換好,請人打電話到飯店,飯店要我們坐計程車自行前往他們會付錢,出機場零下30度的寒冷再度刺透臉頰,到飯店後服務生告訴我們今晚沒有極光,又已是當地將近十ㄧ點,夫妻倆梳洗完畢及連絡明日行程躺下不覺呼呼的進入夢鄉。

 

2011/2/12(六)

   早上起床由窗戶看到外面的雪白世界,再加上一兩間蓋滿雪屋頂的小屋,看到冰雪世界很可愛又溫馨,雖然聖誕節已過但令人直想到聖誕節及聖誕老公公,美美地、白白純純地,很想出去置身其中。

   吃過早餐等珍娜溫泉小屋的接駁車來載,夫妻倆到外面照相,雖然氣候寒冷但雪白的雪屋及純白大地,很美,很好玩,記得到哈爾濱看冰雕,大地也是白的,有人告訴我們美洲的雪比較白,當時還不怎麼相信,如今親身體驗果真如此,且哈爾濱道路兩旁的雪都受輪胎及道路污染兩道黑色泥巴,與這兒白色地面不一樣。

  早上九點多珍娜溫泉接駁車來了,車上載著一對中年夫婦,由一位約六十幾歲的白人駕駛,我們又到ㄧ個飯店接一位老婦人。老婦人一上車就每一位乘客打招呼,車上一直講個不停,不知她說些什麼,就是很快樂的說個沒完。

   車子行駛出市區,沿途只有道路兩車道線也是黑色的,其他地方也是白的,慢慢地連車道線也漸漸的變白色,車子也緩緩的進入鄉間森林間,只是兩旁的白樺樹只剩下枯枝,松柏類的樹木也被雪蓋著,墨黑綠的枝幹上點綴著白雪花。道路兩旁一直如此,只有我們一台車子。可看到遠處的山,自己覺得他們好像有一點橙色的光頭和尚,剛長出一些頭髮,再被灑上一層薄薄的痱子粉。車子前進著讓我們想到北歐極地公園夫妻倆坐一台很兩光的公車時的情景,只是當初是夏天,這一次是冬天,而車子比上一次好一點又增加三位乘客,其中一位是多話風趣的老婦人。

   珍娜溫泉山莊是ㄧ個不算大的山莊,check in以後,到房間。房間的擺飾清清的典雅,有著柔柔的西部鄉土味,正面唯一個中型窗戶及側邊一小窗,窗戶拉放著ㄧ木製百葉窗簾,由百葉縫看到外面,幾棵直立的白樺樹桿,灰灰樹身,旁枝並不算多。但由百葉縫透過枝幹看到地面上的白雪,很有北國風情,室內溫度調節的很好,暖暖地看到窗外北國雪景雖白卻不會讓人有寒意。房間的溫暖很好,擺設簡單正搭配窗外的白色大地,一些陽光照射,紅紅金金的光線反射在窗簾,由視覺看去真是舒服享受。

   午餐我們倆在房間中吃韓式泡麵,之後到山莊活動中心看看有什麼活動可以參加,我們選擇坐狗拉雪橇,到雪橇場一大堆狗兒在那兒吠著,幫我們駕車的是ㄧ個美國小女孩,很可愛,聽她在指揮狗兒,輕聲叫著很好聽的聲音,坐在雪橇上比走路還冷,但是很好玩,狗兒跑了一圈以後,我們與小女孩照了一張相,小女孩很可愛也大方,狗兒拉車第ㄧ次坐算是ㄧ有趣經驗。

   我們又到泡湯溫泉池,很想下去泡一下,但想到自己一點感冒,手又出一些狀況,所以一直不敢提起勇氣到戶外零下30度的溫泉池泡湯。

   山莊逛一逛,回到小屋中。又回到小屋中享受屋中的一切,喝一口熱茶咖啡,不知覺地又躺下睡了一覺,一個很好的午休。起來時已是五點多,換上禦寒的重裝備,到check in的小屋大廳晚餐。它是一間原木小屋,都由一尺以上直徑原木搭建而成,桌面也很講究,屋頂牆面的原木讓整個餐廳很雅,很歐洲味,因為還很早我們挑在餐廳唯一的窗旁兩人座的小桌上坐下,點了一蟹餅,火雞肉餐及ㄧ鮭魚餐,蟹餅及火雞肉餐都不錯。從窗戶看出去,當時已點了庭園燈,雪在黃燈的照耀下,泛泛的金黃,柔柔地夜景很美麗。溫馨窗外景色,讓我再追點一瓶紅酒,慢慢地倒著小酒,看看窗戶與太太聊天,好像回到婚前一樣,一點都不像是帶著太太出門。談著談著,唯一遺憾的是店裡生意很好,我們並沒有坐到滿足時,服務生即來要求買單,紅酒沒喝完只好帶走,但那燭光晚餐地情景真的很好。

   出了餐廳我們又到泡湯池繞了一下,就是沒有勇氣換裝下去,看看別人泡湯也是另一種感受吧。山莊我們又逛了一圈,check in時服務生告訴我們極光出現時會敲門叫我們起床,但她出現可能是任何時間不可預料,所以我們心想早一點休息等待極光。

   剛睡不久我聽到敲門聲,叫醒太太趕快穿上禦寒衣跑了出去,四處平平靜靜,天空沒有光線也沒有極光。唉,太神經質了!跑大老遠來看極光,也真是太期待的關係。回到房間換上睡衣又睡了一下,換成太太叫醒我,只聽到外面有吵雜的聲音,太太說剛剛有人來敲門,那一陣的騷動應是大家跑出去看極光吧!(因為我們住處為一間小木屋,上下各三間房間,一樓大門內有一小迴廊及梯間),夫妻倆再度快速換裝地往外衝,剛下樓梯遇到幾位新面孔,和善地打招呼,匆匆地與他們say Hello後,快步開門,頂著 -40度地刺寒拉上大衣拉鏈,到處找看極光,也沒有看到什麼,別個樓也沒有什麼人出來,定下神才知道有人這麼晚才搬進來,可能不熟悉環境敲錯了門,自己也真把神經打著太緊了。

   再度進入房間,兩人脫下大衣,躺在床上心想也已這麼晚了,等待一下看看,長途飛行在飛機上也睡了一下,就聊天等著也好,但是小木屋太溫暖與舒服,不知覺得又朦朦地睡去。再度被敲門聲叫醒,這一次應是真的了,自己房間敲門已停,依然可聽到隔壁敲門的聲音,叫醒內人,麗玲兩眼惺忪地不愛相信,隨後又有敲門聲也聽到外面英文喊著Northern Light。這一次是真的,這一次是真的,可以看極光了!快速地換了衣服,但匆忙之中總是找不到這個、找不到那個,襪子也穿錯,又脫起再穿一次,麗玲已準備好出門,自己卻還有一點不全,大衣未穿地跟著出去,在 -40度下趕緊穿上大衣戴上手套,匆匆地跟著大伙到山莊後側,山巒前觀察極光。那天極光為綠色慢慢變化很淡很淡,直線型像是被抖動地線,兩頭有一點上上下下,中間有著忽明忽暗直線型淺淺地紅。抖動地繩子,慢慢地變化著,慢慢地變成大弧形,有如馬蹄,在抖動又像是會隨風飄似的,飄著飄著,一幕一幕變化著,只是很淡,淺淺地微微地,綠色居多,夫婦倆人在 -40幾度下看著(後來才知道將近 -45度)。麗玲進到觀測小屋,隔著一層玻璃就更看不到了,經過許久實在受不住那一種刺寒,鼻涕一直留著馬上結冰,在小屋及屋外來回跑好幾趟。過了約一個多小時才回房,當時極光也更弱更少了,自己在欣賞極光時一直認為極光太淡了,雖然幸運地多看到紅色,就是太淡太淡,就是沒有照片中地清楚,可能是當天月已近半而月光在雪地中又顯得亮與皎潔,月光的美與極光爭豔,極光只好像害羞姑娘加上ㄧ道輕輕薄紗一樣,淡淡的變化,薄紗輕輕揮舞著,讓人們多一份想像吧!

 

2011/2/13(日)

   第二天早上起來打包好行李,外面景色更像是聖誕老人故鄉一樣。早上水氣水靄讓山莊有一點朦朦,起床時從窗外即看到,想不到出來後更是漂亮,兩人拿著相機一直照,太太到處攝影說要拍下來練習她的油畫。經過一番催促才到Labby小屋,司機先生問我們要到哪兒,這一天我們並沒有預先訂飯店,隨手拿起資料West Hotel,司機直比大拇指,good good!

   回程景色有一點不一樣,早上太陽未出來,但光線已有一點在山頭,山頭上閃金色,兩旁雪地及雪樹樹景長長直直,松樹上雪更濃了點,白樺樹的樹尾都結了雪球,好像樹枝前開了小白花,一連連地展示給我們看,爭豔味道很濃,受惠地當然是我們。車上也帶了四位美國年輕人,一位年輕人相當健談,他們談什麼聽不太懂,只是車上充滿著笑聲,在笑聲中被司機伯伯載到飯店。對了!路途中看到七八隻大麋鹿或坐或跑,也有媽媽帶小孩,真是佩服他們能在那麼冷的氣候中度過。

   這一家是一個很大也很不錯的飯店,看到扶輪標章更是親切。只是有一點冷清,沒什麼來往客人。中午時分只有兩位櫃檯人員,一先生一小姐,check in以後,進了房間,兩人整裝出去吃午餐,順便看看費爾班的公車體系,走了5-6個block,實在忍不住那寒冷,搖搖晃晃地回飯店午餐。大大的餐廳只有我們倆客人,一位黑人服務生很熱心,每一道菜都跟我們解釋,因為我們不是很懂,他還拿每一道菜,3-4種樣式給我們先嚐一下再選擇,服務真是周到,整個餐廳好像是被我們包下來一樣,從頭到尾就只有我們倆客人,那種感覺真不錯,用餐後給了幾塊美金的小費,那位黑人服務生也相當高興的道謝。

   回到房間睡了一個很長很飽的午覺,起來時全身酥酥地很滿足,下午坐計程車到當地賣場逛逛順便購物。晚上回到飯店晚餐,兩人點一份羊排及沙拉合著吃,同樣餐廳,4-5組客人,又幫我們點上燭光,給我們一個小卡片,原來今天是西洋情人節,在這大飯店餐廳,幾對受服務的客人一起度過溫馨情人節大餐。

 

2011/2/14(一)

   第二天大早在寒冷雪地街上抗戰幾十分鐘,找不到也等不到公車。走回飯店叫計程車,夫妻倆去參觀費爾班大學博物館,該博物館收藏各式各樣動物標本,栩栩如生,又有短片及圖片文件介紹美國如何買到阿拉斯加,如何建州,先住民及白人、日本移民如何艱苦的生活建立阿拉斯加。也介紹建造這博物館的過程,一樓有一些油畫及藝術品讓麗玲更有興趣,中午坐校內校車繞了學校一圈,學校很大,如果在夏天一定很好看,在學校的學生活動中心吃午餐(木頭中心Wood Center)。在博物館時,館方給我們一個地圖如何搭公車,公車站正在活動中心旁,兩人就是不信坐不到公車,到站前學校做一個透明小屋讓學生在那兒等車,不需在外面受寒,我們終於坐到費爾班公車了。在公車上改了行程,我們在Wall Mark站下車,很大的購物店,在裡面推車,車道很大逛起來很舒服,雖然沒有買什麼東西,但覺得很好。回程時,原本也想坐公車,最後還是請超市服務人員幫忙叫計程車好了,回市區大飯店拿了行李後,再回到第一天機場旁的山莊飯店,服務生說當天雲層重可能看不到極光,如出現極光會叫醒我們,一覺好眠,被叫醒時是該到機場搭飛機了。

   飛機上看到阿拉斯加層層疊疊的雪山,山間一條條雪白帶,應該是冰河。從飛機上看下去,這麼高的高度看下去整片都是白色的,只是深淺的分別而已,在下面雪白山巒下感慨著造物者偉大與神奇。

 

 

  • 西雅圖North Cascades之旅及Olympic國家公園

2011/2/15(二)

   飛到西雅圖已是下午一點半。在機上告訴太太,十幾年前自己一人到西雅圖的那一段,晃著晃著竟有白人來跟我問路。告訴她在逸仙公園認識一位香港留學生,帶我到一家西雅圖港口邊的海鮮餐廳,那一家海鮮非常好吃又很新鮮,不知道還有沒有繼續開,當時生意很好,吃起來也很自然可口,愛吃海鮮的她應是很期待吧!下飛機在機場找了一下位置,坐上輕軌的捷運到downtown,印象中城區裡到處都是飯店。怎麼商店變很多。人很多,卻少一家飯店。與麗玲拉著行李走幾個街廓才看到西雅圖的喜來登飯店,大廳很大很氣派,櫃檯也很長很寬,只站著一位美麗的小姐。上前詢問他告訴我們沒有房間了,真的很不相信,這麼大的飯店卻沒有房間,櫃檯小姐說沒有,但要我們到右側像是主管也像是接待的櫃檯問問,小小櫃檯卻兩位年紀比較大的小姐在那兒。我劈頭即請問她,小姐說沒有房間了,不知能不能幫忙,她回答似乎說怎麼來問她呢?後來我們請她幫忙一下,她沒有查也說沒有,再跟她要求幫忙才願意打電話問其他飯店,後來告訴我們希爾頓有房間我們可以過去,因距離只有兩個街口,我們只好拖著行李到希爾頓。西雅圖的希爾頓Lobby在二樓,一位櫃檯小姐,我們告訴來意,她幫我們check in,問到價格她說一個晚上239元美金,我有一點悶也有一點不服氣,在喜來登要離開前特地問那漂亮櫃檯小姐,喜來登一個晚上多少錢,她回答167元美金,為什麼希爾頓Lobby在二樓卻要239元呢?希爾頓服務小姐微微一笑問說:「你們是不是公務人員呢?」我們反問她我們如何證明,就算是的話證件她也看不懂,公司公務算不算公務人員?那小姐再微微笑了一笑,就說給我們公務人員的special  139元美金,真是感謝,我再問『需不需要證件?』她再微微一笑,我們夫妻倆也笑了。

   Check in以後,帶著太太舊地重遊,我像是識途老馬一樣地介紹Downtown給她聽,我們再到港口邊走走,找那一家海鮮店,繞了一圈再回來,應該是這一家吧。那是一家必須經過船塢小道才能進去的店,看看客人很多,我們進去後,自己覺得這店好像裝潢好很多,似像非像,等坐定後服務生拿著丟棄式的圍兜兜來綁時,海鮮料理倒在桌上時,自己才確定確實是十幾年前的那一家店。

   我們點了帝王蟹腳及一鮭魚漢堡及生啤酒,很豐富的一餐,麵包、海鮮即讓我們吃飽了。在可以看到海港的廊道用餐,兩人談心及享受美食,太太直誇海鮮好吃,希望這幾天也要再回來吃,鮭魚漢堡我們吃不下去,打包回飯店準備當早餐。

   回飯店後,計畫明日行程,因為租車公司即在希爾頓樓下,downtown地段太好希爾頓將一樓租給許多店家,大廳才會搬到二樓。而一樓正有租車公司,晚餐前我們已租好一部車,明早取車。看看地圖及書本,西雅圖有五個美國國家公園,回想起第一次被埔里業主陳董約自助旅行洛磯山脈,我們從西雅圖到波特蘭訪友再北上加拿大洛磯山脈,當時沿途一片翠綠很漂亮,在地圖看起來我應該剛過到過四個國家公園了,只有海邊奧林匹克國家公園沒有去過,只是海邊怕太平坦沒有預期的美。我們也聽說山上可能封山,可是太太一直要到山上的North Cascades國家公園再看看,好吧!明日就到North Cascades國家公園看看Ross及 Chelan湖吧!

 

2011/02/16(三)

   早上兩人合吃一個不小的鮭魚漢堡,冷冷的但是很好吃,怎鮭魚也能做出這麼好吃的漢堡。行李一半寄在希爾頓飯店,提了車子帶上地圖即往5號高速公路北上,途中在高速公路的旅客中心要了一份地圖再接20號公路,沿途公路兩旁景色很美,高大的樹木依然綠綠的,前方小一點的樹林大都枯枯只剩下樹枝,但是時值正要冒芽階段咖啡色中帶著一點微微綠點,有些枯木又長了青綠色的苔,整體公路兩旁都是高大樹並排著,但前方褐色枝幹,點點綠加上背後的松林綠色的襯托,景色千變多彩。更遠處有雪山及晴朗天空打底,整個圖畫真是美麗,在這一美景下開車可說是一大享受及神怡,偶爾又有幾戶人家伴隨著前側一大草原加上多彩的房子增加生命力,讓我們停停開開,開開停停地照相。雖然上次自己來過,但這一次的景色與上次雖是同一畫框,畫的卻是完全不一樣的東西,美景怡人,氣候也還好不像阿拉斯加那麼冷,穿著大衣涼涼的,空氣更顯得新鮮。

   沿途看著美景一直變化著,不知不覺的往山上爬,到中午時,地形越多變化又有小小地飄雪,整個感覺更好。看到路標有指示我們必須迴轉,夫妻倆有默契一直到最後才要迴轉,我們開到Ross湖前Ross Lake山莊時終於看到道路的路障,在Ross湖山莊前面平台Diablo湖上方觀看美麗湖色及山嵐山景,更新鮮的是湖水兩段上下有落差,涼涼的山風,細細幾乎看不到的雪,湖也美山也美,整個群山中只有我跟太太,好像是我們包下整個山買下這一片大地兩人享用一樣,那種感覺真是難以形容,穿著大衣自己又有一點像民初時那種人物,徐志摩的瀟灑是不是跟現在的我差不多呢?

   在山頂逗留一陣子開車下山,美景依舊,日照改變也讓景色起了少許變化,沿途不在話下,車子一直開到天色已晚還沒有看到高速公路。早上的景色讓人留連,以致有一點晚,好不容易近六點半時(天色已黑)到(美國)五號高速公路,沿公路南下在車上再計畫今晚住宿地點,以致走錯三次路,下高速公路又上來又下去又上來了好幾次。最後要到Lynnwood過夜卻轉錯車道,往東走上405號高速公路,在405號高速公路第一出口旁看到一家很新的希爾頓花園酒店(Garden Inn)。進去check in,酒店感覺不大但全都是新的,服務人員也都非常年輕很有活力的感覺,也許新的酒店人員也特別親切,令人很有親切感。晚餐就在酒店餐廳上用,料理也很好,讓人多喝了兩罐啤酒。

 

2011/02/17(四)

   第二天早上也在希爾頓花園酒店用早餐,它並不是自助式的,而是服務生為我們點餐,一位有一點年紀的服務生拿Menu給我們,我們只點幾項,到桌時卻一大盤食物。東西很可口,後來又讓我們打包,用餐間多次詢問是否足夠需要服務嗎?讓人倍感溫馨與和善。

   我們從五號高速公路177出口連接104一直往西開,到Edmonds碼頭,車子開過船塢過海到Kingston奧林匹亞島。出船後繼續往西行,雖然道路不大車速都很快,但兩邊景色開闊並不覺得快與累。進入奧林匹克國家公園區後,兩邊樹林又高大起來,這一次枯枝木的葉芽更為明顯,有些枝桿的青苔也比較翠綠,氣溫也相當涼爽。我們先到pore Angles的遊客中心找資料及要一份國家公園地的地圖,然後就往Olympus山開上去,本來沒有雪的山腰後來地上有積雪而兩邊樹林已不見闊葉的枯木,只有青綠色的松檜木林,兩邊林立綠意盎然。慢慢的地上有一點小雪,再來樹上有一點點小雪花,而後樹兒覆蓋的雪花越來越多,地面上也有淺白色殘留雪,天空也飄著小小雪花來,到了山頂上,整個路上全是雪白厚雪。下車才發現已有一點結冰的現象,樹也被大雪所覆蓋,原來整片山的雪出乎地厚,而人們拿著雪橇爬著。我們已在山頂的滑雪場上,一片白茫茫,一大片滑雪場,白的可愛亮的有一些刺眼,真好。山頂上有一遊客中心,我們在那逗留一會兒,下山總是覺得比較快,一下到山下。為控制時間我們先以早餐打包的食物充飢,計畫到Crescent湖邊時再吃午餐,車子依舊60 Mile的速度前進,大約一個多小時的時間到湖邊。一邊是湖一邊是山,找到湖邊的一個渡假山莊(Lake Crescent Lodge),在茂密大樹中一個小木屋山莊。可以看到湖也有一個小碼頭,整個山莊是那麼的自然,唯一可惜的是沒有開門沒有營業,在那兒逗留一下用大哥大照相留念(從昨日照相機忘了帶充電器無法充電,是另一個可惜)。我們又繼續到另一山莊,也是沒有營業,中午因為有早餐充飢,內人又保留了一個蘋果,所以還算不餓,所以我們繼續往西行,要到這兒的著名海岸參觀。越往西一邊是山一邊是湖水的景色越明顯,山邊有如雨林一般泥土上有著一層青苔,感覺很肥沃的樣子,湖的景色有一點霧,湖水是深色的,車子越走景色越有特色。天空是似在飄雨一般,定下眼來不是飄雨而是雪,越前進雪越密,雪花也越大,湖面漸漸一層白白的簾,雪越來越密也越來越大,最後雪有一塊台幣五元到十元硬幣般大,湖面整個雪白朦朦,湖面也有點染白的墨綠。整個朦朧白的湖面左邊岸上又是朦朦白後一些綠,唉!這景色真難得,美,美朦朦,美得出奇,對於亞熱帶的我們,真是難得看到此景。

   為了時間的關係及安全的考量,我們決定將美景記於腦海中,轉頭回到西雅圖。我們原路返回西雅圖,車上與太太想像的要再到那海鮮店吃海鮮,所以晚一點用餐沒有關係。在回程的過海船艙內合吃了一個三明治卷,心想西雅圖的海鮮這一次一定要叫大鰲蟹。所以黑夜中趕路一點都沒有疲憊的感覺,到了西雅圖後又找了好幾個街廓才找到加油站,加滿油車子返還後已是晚上九點多了。希爾頓提供兩個蘋果,吃完蘋果後想想該梳洗睡覺了,尤其在山上我們也走一些步道實在累了睏了,躺在床上就睡著了。

 

2011/02/18(五)

   早上我們到西雅圖的市區,一間生意很好得STAW BARK咖啡吃早餐。兩人聊著聊著,太太笑笑的抱怨我用漁港海鮮騙她,讓她昨晚望梅止渴地不知餓,自己心想真有此功能,連自己也不餓。西雅圖夜未眠的咖啡真好,計畫今日的行程吧!

   我們到微軟公司本部,到微軟的博物館。博物館中有很多新的互動式遊戲,我們玩了很久,微軟也介紹微軟創辦過程及機型。在微軟一直待到中午,買些食物在外面坐椅吃著,整個微軟本部相當大也規劃非常方正。下午我們回到西雅圖市區,到西雅圖地標塔走走,原先想先去吃想很久的海鮮,到第一街時發現有一排像是傳統市場的棚子,進去才發現,啊!第一次看到歐美有這一種像台灣的市集賣的美國貨。美國人卻還蠻有台灣味。

   四點多時我們再度到那海鮮店,點了一個沙拉及一支大鰲蟹又喝一杯啤酒,兩人吃的很愉快。問麗玲這一次的旅遊好嗎?麗玲回答:「在風景,人文及吃的真的都很好,very very good!」聽在心裡自己也很高興。這一次的旅遊由於並未全程的訂住宿房間,所以自由很多,又由於自己之前到過西雅圖,這一次更深入,所以吃方面也能夠了解好吃的在哪裡。許久未出國旅遊,這一次可說是一次很好行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