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夏威夷美東遊記
2018年 08月 22日
員工視野
夏威夷美東遊記

夏威夷美東遊記

   很久沒出國走走了,感謝太太這一次辛苦規劃夏威夷美東行程,出國前有一些期待也有一些嚮往,嚮往可以出國輕鬆一下,到處走走感受新的、未看過的事物。

11日下午3點半飛機,長榮飛韓國仁川機場轉夏威夷再到紐約,原本我們訂的機票是台灣直飛夏威夷再轉紐約的夏威夷航空班機,不料3個多月前夏威夷航空不再直飛台灣,把我們的訂票行程改由飛韓國再轉夏威夷,多坐一趟韓國行。長榮航空上感到服務很好、餐點口味也不錯,而機長飛行也相當平穩一下子就到韓國仁川機場。十幾年沒有到韓國,機場上的感覺好像到新加坡也有一些像香港,而機場服務人員不似印像中方型臉的古板韓國人,卻有一點日本機場影子跑出來。每天看一件東西沒辦法感到它的變化,十幾年未到韓國,韓國真的變了,人們臉部的稜角也變了,有機會再入境韓國看看其國內是否與以前不同。

   在機場逗留幾小時改搭夏威夷航空飛檀香山,登機時被叫到旁邊特別檢查,行李、全身及鞋子都檢查一遍,一對情侶也跟我們一樣一起到登機口下層受檢,男的拿美國護照沒檢查而女生被查的仔細,直抱怨著對台灣轉機者有歧視。夏威夷航空上的餐點不錯,吃晚餐快到目的地時又吃了一份早餐。飛機上聽著eagles合唱團的老歌時間很快就過去,在檀香山機場必須再提出行李受檢,我們轉機時間2個多小時,心中一直擔心來不及,意外地當我們到行李轉運台時行李已有人幫我們拿起來整齊地擺在一旁,回想每次回國時光在行李台邊等待將近一小時才拿行李,也許美國人比較刻苦一些吧!

   檀香山機場辦理入境改飛國內線,在機場大廳走著又到島嶼間的機場航廈,似曾相識地回想12年自己帶著友友到夏威夷旅遊,當時的感受與現在的回味,真有點佩服自己單身一人帶著小學三年級的友友遊遍各離島,父子倆同心及感情回想起來還是那麼甜甜的。

   飛紐約時可能因為國內航線餐點及服務就有一些差別,睡一覺不知不覺地即到紐約。在機場外剛好搭乘一位大陸移民駕駛的巴士,到市區轉換一台小巴士約略一個多小時即到下榻的52街希爾頓飯店,放下行李時約早上10點多,夫妻倆路線地圖研究一下即進行原定之行程,原本規劃坐地鐵遊玩,那裡知道世界牛耳紐約地鐵站給人們的感覺像是沒落的台中第一廣場一樣(可能更糟),陰陰暗暗出入口都用鐵柵欄開關,小小通道胡亂指標,想找一線交會點找來找去又問了好多位好心人家,還是沒有找到對的出口,可能自己退步了連地鐵也不會坐,來來去去上上下下地走好幾回好不容易才轉到需要的車號到達大都會博物館。

   大都會博物館外觀看似簡單的宮廷建築,裡面呈列著各式各樣多國的古董及寶物,呈列間彼此都有一定的距離,看起來很寬敞明亮。麗玲私下說道:「到過埃及及英國的大英博物館這兒就大同小異」,記得前兩博物館收藏多且陳列密實豐富,雖各有特色且都是珍寶。但夫妻倆還是沒有久留,稍微看過即出館去鄰近古根漢博物館,古根漢博物館位於同一條街上2~3條街廓的距離,小小的遊客也不多,我們後來並沒有進館參觀。

   接著到中央公園裡面走走,看看公園內最大的人造湖,大約有日月潭1/3~1/2大小。中央公園在西式公園中有其特色存在,樹種及樹形的種植很多樣化不像一般西式公園強調大草地,整個中央公園太大了只能擇一隅散步感受並沒辦法深入地享受她。出了園區改搭觀光巴士,無頂蓋的巴士又有很好的收音機翻譯介紹,可以一次了解及繞行各個景點,車子一站站行駛著享受車頂涼風及介紹,不巧地天空卻飄下雨來,斷斷續續使得我們車頂及下層上上下下,天空陰陰雨水冷冷道路壅壅擠擠,不管那一條大道或街的兩邊都是高樓大廈,雖有些建築物很有歷史的價值及痕跡,但在高的巴士看起來真說不上那一感覺像是美國的西門町。車子行過時代廣場、華爾街自己卻體會不出電視或電影中那一種氣派及場景,車子又到South Ferry站時我們下車走走,雨當時也下蠻大的,兩人穿著車上拿到的輕便雨衣買了小點心,到碼頭坐紐約地鐵的航站渡輪從遠處觀看自由女神,天氣烏雲很重自由女神屹立遠處,可惜沒有登島近距離觀看自由女神。

   回飯店時我們順道到火車站觀看明日到華盛頓D.C.搭乘月台出入口等,到車站詢問車站人員,告訴我們火車出站月台要等到車子出發前10分鐘才會公佈,我們聽到真有一點傻眼。外面雨越下越大冒著雨攔一計程車回到飯店,陰陰暗暗濕濕窄窄不是很乾淨是紐約給我們的第一印象。

   次日我們提早半小時到車站,一大堆人擠在大廳上等待,時間到時大家才一窩蜂地擠上7號月台入口。沒經驗的我們當然在後段班上車,找了很久才找到一處有兩人位置的空位。火車上的內裝讓我想起在印度時搭火車的情形,雖然是最好的車班但其水準也大約在我們莒光號與自強號之間,美國火車也大概在這一位階上吧!車子行走時搖搖晃晃,原本想要寫遊記但由於搖晃太厲害沒辦法控制好自己的筆只好作罷。火車走著我們發現兩旁雖有樹木但住家很少間斷,車廂內的驗票員來驗票,他為每一個人在坐位上面行李架旁的壓條插上一小便條,每位驗票員雖然年紀大點臉上卻都有一種微笑及和善的感覺,裡裡啦啦與每個人說一堆話。只是自己沒有辦法與他們聊聊也不知他們在說什麼。

   3個半小時到華盛頓D.C.,走出火車到站。車站大廳有各式各樣餐廳樓上樓下都有,也有各式各樣的各國食物,乘客遊客很多每家生意都很好。我們找一家蒙古烤肉及中式餐點,端到公用餐桌上吃起午餐。這兒熱鬧許多聲音也大聲許多,大家談笑聲也多了許多,當然黑人也增加許多。在這一氣氛吃起飯來輕鬆了些,空間比較大又偏紅色調大廳讓人跳脫在紐約的那一種陰霾感覺。

   華盛頓D.C.的地鐵站空間為英式地鐵設計,空間及走道都比較寬敞,色調大約為紅磚色及暗紅暗灰,燈光微暗沒那麼明亮但是比起紐約也真好很多。很快地我們找到下榻的城中區凱悅飯店。飯店大廳有一個大採光罩,採光罩上玻璃擦得乾淨明亮再加上D.C.當天天氣晴朗,由採光罩看到透光藍白分明的天與雲讓人心曠神怡。很恰好地整個飯店服務人員當時都是黑皮膚的美國人,但是我們卻沒有什麼奇怪及不適應的想法,這一點可能是本次旅行的一個很大收穫。

   飯店電梯的開關非常老舊,不管電梯或房間內裝都很新。這一飯店應該是由舊飯店改裝而成,在H街及第10大街口。我們房間正於大馬路旁邊面對一棟很現代化的辦公大樓,從房間望下去整個街廓很整齊又大又明亮,好看。房間內裝也很現代的L型房間比一般的房間大一些冷氣也很強,自己還算滿意這一家飯店。

   睡了一個過頭(已近三點)午覺後我們才出去逛逛,從第九街一直走下去就可以到國會與白宮的那一片大草地區,在草原兩旁建築著各有特色的建築,我們先到造型比較古典的國家畫廊參觀,裡面除了畫以外它的擺飾及收藏的美式老型家具在館員們精巧設計下,每一個房間都有特色每一個房間都令人發想及延伸想像。他們真是用心,在賣店買一條很特殊的領帶,表面看起來很花而細看時卻是鳥及馬的組合很有創意。國家畫廊在地面上看起來不大,但進入後隨著指標到地下室覺得為什麼那麼多展示房,出來時才知道我們已從另一街廓的建築物出來,難怪有著那麼大的展示空間。在綠草地走著看到美麗的國會山莊及對面一支很高的方尖碑(太太說那是華盛頓紀念碑不要叫人家方尖碑),草地上一大群人在跑步及踢足球,從9街到國會山莊只是前段一點空間即有三組踢足球的群落,可見這一片綠地有多廣大。我們又到對面航太博物館,裡面展示美國各式飛機火箭也展示登陸月球的登月車及登月小艇,月亮岩石、巡弋飛彈、最新無人戰鬥機等等。展示二次大戰航太科技過程,有一館展示且教導人航空飛行及太空飛行體驗,這一些展示雖然很多年前自己曾在波音博物館看過,但這一館場展示得更多也多了很多軍事上的飛行器展覽,另類也展示美國這一方面科技先進及軍事的強大。

   沿著綠茵順著道路走向國會山莊,國會山莊是由白色石材建造而成很明亮典雅,在國會山莊前有一片水池,水池倒映國會山莊的建築更為那建築物增色不少。多次在綠地旁及水池上坐著,涼涼的風吹來很舒服,今日天空很藍雲也白,看到大群遊客心情也跟著大家快樂起來。走進國會山莊時看到一大塊的帆布條,上面寫著總統樂隊晚上要在此表演、免費、晚上8點開始。看看手錶已過6點半,再到處逛逛一定要聽聽這一場表演。我們又走到國會山莊後側及與聯合車站相連的綠地,上面有一些銅像及大樹,在大樹下涼風拂面雖然已走得有一點累但似乎是值得的。

   大約7點半時已很多人開始在國會山莊前聚集,我們也看到大批樂團的椅子已放在國會山莊階梯下的一個平台處,一個豎琴多台敲擊式的風琴、鑼、鼓麥克風設備等皆已到位,幾位先到的樂者已在調音。我們選在離樂隊7~8階一個相當好的位置坐下等待時間到來,到接近8點時全部團員到齊做調音的動作,有男有女有年紀大一點的也有像服役的年紀者,穿著白色軍服整體大約50至60位上下。8點的時候準時開始表演,在戶外並沒有回音現場聲音很清澈很能表現軍管弦樂的莊嚴、壯麗及優美。那時天還沒有暗從我們居高臨下的角度看下去,背景是一片很大的草原參插座落多棟博物館建築。最遠處幾分鐘即有一架客機起飛,像是活動活的佈景,在那種氣氛欣賞音樂加上涼涼的風吹來,舒服,輕輕地,很好,很好。天色漸漸地暗下來,這多層次有如佈景變化自然且漸續,在燈光的照射下那樂團整團因白衣而亮起來,這一樂團樂器及團組可說浩大,我們一直欣賞到9點半,有一點晚不得不先離開。坐地鐵回飯店已10點多了,每次都有新鮮令人逗留的東西,有一點累了,該休息了。

   第二天早上坐地鐵先到史密斯站,參觀史密斯的收藏再到歷史博物館參觀,但恰好遇到歷史博物館正在整修,未能進入。與昨日反方向行走,這一邊的草地沒有昨天那一邊來得青綠與密集,但在史密斯總部及歷史博物館的襯托下並沒有減分多少。順著道路朝著方尖碑的方向(人家是華盛頓紀念碑)走去,華盛頓紀念碑的草皮範圍加大了,越來越近草皮也越大,紀念碑也覺得增高了,太太到方尖碑前15街上的小小管理室要到入碑參觀的票,但是時間是下午3點鐘,心想下午再來一趟值得嗎?我們沿著走下看到二次世界大戰的紀念碑,設計很有意思樹立下美國50幾州在二次大戰的紀念,簡單一支平衡銅桿及二邊的銅雕桂冠,靜靜地已說明了什麼,沒有特殊造型及特別飾綴卻能發人深省。再過去就是國會山莊映像池,也有一定規模,聽說是比照泰姬瑪哈陵前的水池大小建造,再走過去就是林肯紀念館。林肯的雕像做得炯炯有神,紀念館的石柱由一塊塊的白清石打造砌疊而成,階梯也是用白玉石整塊砌成,不失紀念館的細緻及大器。由林肯紀念館一直看到方尖碑及國會山莊,整個氣勢及壯闊使人由內心感到這規模真不小,這是美國的首都最重要的行政區域大國之勢由此而生。然而這一氣勢卻不會令人敬畏或驕縱感,只因為整體除精心建造的建築物之外都是綠色大地,也正因為綠色的更令人接受也正因為綠色能給人這一種感覺才是不簡單。

   後來我們又走過拉美美術館、紅十字會館、可可然美術館及舊行政大樓等建築,白宮是今天最重要要參觀的地方,但只能從圍牆遠遠地望過去。又到白宮遊客中心看介紹影片,由影片看得出來白宮並沒有很大,全世界可以說最強大國家,領導人辦公地方以這規模來看可說相當平易,相當素樸。

   中午在F街吃午餐後回飯店休息一下,3點要去看方尖碑(麗玲一直提醒是華盛頓紀念碑),自己心想他雖高畢竟小小的,而方尖碑代表勝利,並沒有貶低它什麼,為了看它內部卻不能多休息一會真有一點不是很划算。2點約45分時我們從史密斯總部走到方尖碑前,一位上年紀的女警要我們坐在石椅上排隊,輪流上去看的速度也蠻快的,而那位女警一直微笑說著一堆,英文不好沒辦法知道她在說什麼,她時微笑時笑大聲與大家互動得很好。進入紀念碑裡只是一支大電梯及四周一條並不是很大的步道,搭電梯到最上面內牆都用玻璃牆面保護起來,可以看到結構體的內部。原本以為它也是鋼筋混凝土構造,透過玻璃牆面看到結構體也是石材,這時才了解它是由一塊一塊石材堆砌而成。用石材堆砌石材與石材的結合就很重要,一塊塊石材能堆砌到169米高度在1884的年代沒有電子吊車等大型吊送機具,頓時讓人肅然起敬。1884年完成時它是世界最高的建築5年後法國艾菲爾鐵塔才超過它,在1884年以前最高建物為埃及金字塔,中空的華盛頓紀念碑用石材能蓋到將近56層高度真不簡單,石材與石材連接垂直度、接著材料的穩定度及施工要求對於學工程的人來看,真是很難很難的任務,沒有鋼筋及混凝土澆置連接只是一塊塊用接著方式堆砌起來真是太不簡單了。坐電梯下來時電梯操作員在中間二層地區關掉電梯內的燈光,外面牆面也就是紀念碑石材內部都有雕刻圖案在石材表面上,有各州雕刻的代表及其故事性,其間的細工可想而知。到達地面後自己又特別到紀念碑底部步行量測一下,其底部約莫16~17米見方左右,16~17米小小底部用石材堆砌比金字塔還要高,如此簡單邏輯可想而知,這一紀念館施工真是不簡單。

   我們又走到南部的傑佛遜紀念館,中間一尊高大的傑佛遜銅像,在沿路上自己回想著這兩天所看到的,美國確實是一個不簡單的國家,多樣人才建造出這麼多令人佩服的建築,而這些建築放在一起更建構出令人尊崇且敬愛的氛圍,美國真是一個不簡單的國家。

   傍晚我們又到美國五角大廈,五角大廈因911被撞出一個洞那一邊牆面石材顏色比較不一樣,在那一片美國政府騰出一塊地弄了一些很精緻的金屬名牌,將911罹難的人名刻在上面,旁邊石板上寫著911的經過,最後一句是我們將永遠不會忘記那刻即為自由而戰。晚上回飯店在飯店用晚餐,服務生特地給我們夫婦倆一個類似包廂的地方,在凱悅飯店享用套餐及一個蝦魚餐點,很好吃一天行軍的疲勞也跟著忘掉了。

   早上到聯合車站坐車到波士頓,從早上9點35一直到下午2點多才到波士頓,火車delay了一個多小時,在車上寫遊記、睡覺。從紐約到波士頓間看得到海邊,很多池子及湖與沼澤地當然也看得到海邊的遊艇,有些地段景觀還算不錯。

   傍晚到波士頓,麗玲說要到旅遊書上寫的餐廳吃波士頓龍蝦,找到下榻飯店放好行李就一起到城區找餐廳。從地鐵下車到城區天色已晚,依著地圖找到書上說的塩狗海鮮餐廳,只是服務生說他們已不賣波士頓龍蝦及大螃蟹等料理了,坐在服務生指引靠費紐廣場旁的位置坐下,一邊吃著鮭魚餐一邊看著廣場的表演及人們攜家帶幼在那兒遊戲著也不錯啦!回飯店前又經過波士頓大屠殺遺跡及舊州議會廳的高塔夜景,回到飯店將近10點,休息是為走更遠的路,進入夢鄉吧!

   早上依照行程到哈佛大學參觀,出地鐵經路人告知進入哈佛大學。其校本部社區並不大,每一棟校內建築都用紅磚色建築白色滾邊窗框很有歷史特色。校園中綠草地保持很好,大樹間次有一定距離,我們看到每4~5公尺間都有大樹每棵綠意獨特,後面背襯著鮮紅磚色建築,整個學校很一致性且紅綠搭配著很好。在這一種環境下讓人很寧靜很溫馨及心情可沉靜下來,雖然不大在這兒做研究真是好地方,每一棟紅色建築也都不一樣,經過幾百年學校一直保持著這一致的寧靜,難怪能成為世界崇高殿堂。下午再到哈佛的商學院參觀,哈佛商學院整個學院也是用紅磚色為建築為主色,只是這兒的紅磚色比較咖啡深一點,大多為接近火頭磚色的咖啡紅,而整個校區的綠化是比較有設計,種樹的區域及種花區域有著明顯區分,搭配一些小花架、欄杆我們可以看出人們用心處理這些綠色植物,更令人注意到一些常春藤的整理及一些綠圍牆的修剪,學校用心處處可見。與原本部的比較,剛剛本部的整體就自然也簡單了許多,但相對本部令人有隱士的感覺就很重,而商學院這邊就好像是多施脂粉的小姐或是多配裝飾的文人。

   我們又到麻省理工學院,從地鐵站出來走了一下即可到麻省理工學院,在舊有學區裡一棟高大建築整棟都用黃褐色的外裝,旁邊幾棟比較低一點建築也用同色系的石材建造,好多棵高大葉子較疏一點的樺樹及梧桐樹在黃色建物前面,地面上的草地也整理得非常一致而漂亮,學校整體給人的感覺好像看到一種智慧一樣。太太說麻省校區內比較大器比較有理工學院的味道,確實學校本身就告訴我們這一些,也告訴我們這一個學校是什麼樣的學校。麻省理工學院的大門主棟建築也是用同樣建材,外面好多高聳的大樹又高又密矗立在兩邊,與校區內的感覺不一樣了,綠又深的大樹二排立於前再以主建築於後,從門口望去就像深不可測一樣,在其他校區建造很多各種現代式好看的建築,也正映射麻省理工學院在科技上的成就。

   慣例回飯店休息,先到車站變更明天回紐約的時間,吃晚餐後近傍晚時再到城區找龍蝦,我們逛了波士頓公園、公園街教堂、國王禮拜堂等建築。這時越來越多人在這兒聚集餐廳都坐滿了人。年輕人可說一波一波地湧過來,在費紐爾廳前後有二組街頭藝人表演,廳前為話劇及與觀眾互動式的演出而後面園道上則一組年輕人表演霹靂舞,技巧絕對比電視上有過之而無不及。費紐爾側邊則一位非裔人士用一些回收的塑膠桶及二三組金屬盆子敲出很有節奏的打擊樂聲真不容易,有這些難怪人潮一直湧進。在那兒的傳統市場買到一隻很大的波士頓龍蝦,節目雖然熱鬧好看卻擋不住我們的嘴饞,趕緊回到住處吃起龍蝦味道真鮮,時間也已晚上十點多了,倆人真能陶醉在這一種玩樂上。

   第二天早上又坐火車回紐約,昨天為了今天能早一點回紐約企圖登島上自由女神像,所以改為8:40的火車。火車真令人失望又delay一個小時,到達後直接坐地鐵直接到曼哈頓最南端柯林頓城堡買船票要登島,但經了解一個行程需要3個小時,而火車延誤關係當時已2點多了,我們又與住在紐約的表哥約4:30要到飯店接我們。唉!只好再度放棄這一行程,這一次我們用步行到華爾街,在百老匯逛街,又加上沒有下雨氣氛好多了,人潮也增加許多。我們再以步行到世貿雙星的遺址,美國人在那兒建造兩個大型水幕四邊形大坑(可能就是當時建物所在),每邊約有近百米長,水幕瀑布留到中間又一個四方型的孔洞很壯觀,而在這紀念池的四周則刻下當天罹難者的人名。那種感覺讓台灣來的外國人都油然昇起愛國的心,又有一塊紀念當時消防人員救難犧牲的銅雕立體牆板及一間紀念館,在那兒告訴世人及說明911的源由,這設施對凝聚美國人的團結絕對很有幫助。

   表哥到飯店後我們一起到帝國大廈內部參觀,晚上與表哥到皇后區中國城吃晚餐,大家聊了很好,家族的事,台灣及美國無所不聊,回到飯店也是9點多,準備明日回夏威夷的行李。

   早上搭機到夏威夷,在機上想著美東已告一段落了,這個行程卻讓自己很多想法。在紐約、波士頓及華盛頓D.C.都有多處紀念美國人為國犧牲的紀念碑,犧牲人數很多而美國卻是募兵制,為什麼那麼多美國人願意當兵?明知有可能要到前線打仗,為什麼還有人願意去?

   表哥說美國軍人很受社會人士敬重,美國軍中有很多高科技及頂尖領導管理的技術及觀念,經過美國軍中的磨練,人們的服從性及能力皆會提高,所以美國社會非常歡迎退伍的美國軍人,不管他們的階級如何,社會上對軍人都非常禮遇、尊重及歡迎。在美國要當兵除了考試外更需要地方人士的推薦才能錄取,那對家族而言也是一種榮譽,所以美國人不愁沒有兵源。聽到這兒心中疑問頓然解開,而在華盛頓D.C.廣場上整個氣勢似乎也可以令人感受到那答案。

            夏威夷大島

   十一年前曾經自己一人帶著小學三年級的至友到夏威夷玩,當初讓自己到夏威夷的最主要動力是想看大島的火山,那時大島正在爆發岩漿。

   我們從紐約飛夏威夷在歐胡島停留一晚,第二天大早就從歐胡島飛大島,喜洛是一個很小型機場,但機場所有的設備一切俱全,機場外的設計有一點南洋風,在機場上就有休閒的感覺,椰子樹、攀爬的藤蔓、一排排簡單建築物及植物旁的土壤鋪著有機樹塊,再再都令人心情沉澱下來。機場人員及租車服務生穿著夏威夷特色衣服,頭上別著大小花朵,慢步調及涼爽的氣氛油然而起,一個很有特色的機場。

   我們租了一台吉普車,從喜洛機場往北沿著海邊要到我們預訂的飯店,沿途上植物很旺盛,有很多種綠色植物及大樹生長在公路兩旁。沿線的感覺與台灣山區公路兩旁植物密佈相類似,只是兩旁植物尤其是大樹都在開花,紅花、白花一點點地點綴著兩旁,開起車來很輕鬆,不知不覺繞了大島北部近1/3圈來到我們在kona北方Wailkoloa海邊度假村Marriot飯店。

   在行車時知道麗玲訂的飯店不在kona城市內,而是在其北部十幾英哩的小鎮時,告訴麗玲那一定是很高級的飯店,在Discover曾介紹夏威夷高級渡假村,它們的位置大都是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區域。順著指標由9號公路右轉進入飯店方向,剛轉過去即看到兩旁高大的椰樹排成兩排,個個相似也各自有不同特色。椰樹下在那火山地形區域原本沒有任何植物,但大約6~7米寬度一整排的椰樹下綠草地,綠油油地與椰樹一體好像在歡迎我們一樣。車子慢慢行駛進去,綠帶越來越寬,植物也越多樣化,相同地很多植物都在開花,夏天能有這麼多種花欣賞也真不容易。

   沒有多久我們即看到飯店指標,左轉進入大廳,那根本不是什麼大廳,它有一點像是高球場在收球具的一個一層樓開放式建築大入口,麗玲進去確認是不是我們訂的飯店,而自己則在車上等待著。麗玲回來時掛著一條由花朵編成的花圈,很好看,確定是我們訂的飯店沒有錯。將車子停到停車場裡,背著輕便行李(沒有用的留在歐胡島酒店內)進入大廳,原先說的開放式大廳沒有大門,進入飯店後才看到它的Lobby真大大約1-2千坪大,雖然顏色沒有太大變化整體非常柔和,地板牆面及天花施工都蠻講究,3~4處可以交談的沙發廳區及二隻大樓梯可以往下一直通到海邊。大廳上有招待我們的檸檬水,可口又清涼,當然這兒也有供人辦公及E-mail傳真的地方,沒有特別觀察大廳每一區域,它給人的聯想就像沒有特別裝飾與人員的清靜宮殿,Check in後我們是後面棟5樓房間,走道也特別大約4米寬也是素雅清靜感。房間內二張大概比雙人床小一點點的大床,進入眼簾的是陽台外的景色,一片岩漿流過的黑石頭板塊一疊疊地呈現正對面,在板塊旁有著多棵椰子樹再遠一點則是許多大樹及高級別墅房子,房子用白色牆身而屋頂則用淺灰近白的瓦片建造,除了岩漿片及步道外整個地面都為綠草所覆蓋,由於當時陽光還強,從落地窗看過去就像是一片超大的液晶螢幕美景,讓人心曠神怡起來。

   夫妻倆從大廳走下階梯到海邊,在階梯下層即地下層裏有一個不錯餐廳,餐廳前方約有8~9座游泳池,也有一座滑水道及一座三溫暖池。我們走過多座泳池後再到沙灘,沙灘的白砂很美,在戲水的人不多。沙灘上有很多躺椅,找到一合適的躺椅,躺著聽聽海浪聲音,陽光照下來令人舒服又忘情。

   回到餐廳處,訂下靠近海邊6:30的座位。心想在此美景前一定要在海邊用餐看看日落、海景,訂下晚餐後開車到進來時發現的賣場,購買明日需要的食物用品。晚上用餐時太陽慢慢落下,泳池旁的遮陽傘及涼椅,編織成一個很美的熱帶景象,太陽慢慢地變紅,泳池及傘也發出紅色光來,一道享受餐廳餐點其實東西好不好吃合不合味已不重要,眼前美景已填飽一切。

    第二天早上,南下90幾英哩即可到火山國家公園。沿路上與昨日並沒有差很多,只是林相的種類多一點,有時是闊木林有時是像沙漠的乾扁林種,也有比較荒涼的黑礫岩景,那是火山岩漿後而產生的整體地型。路上有一些Look out景點各有特色。快到火山國家公園前有一處黑沙灘的地方自己一直難以忘懷,車子進入黑海灘時,印象中以前這兒並沒有停車場現在多一個約30車位的停車場,黑沙灘的黑還是那麼黑,如果沒有看過很難想像。這兒的砂是由火山岩漿而來,它本身即是沒有一點雜質的黑,在台灣的黑砂都有灰色的小石礫在其中,而這兒黑砂它黑得發亮,比市面上3C製品周圍的黑色塑膠框邊還要黑,在海水浸泡含濕後就更黑了。而海水本身很清澈且乾淨,前面沙灘就像是在一片透明水晶下有一片黑色發光的背景覆被,在陽光照射下亮亮黑黑比剛剛被皮鞋大師擦好的黑皮鞋還要黑還要亮,左邊有一月彎型的小半島,上面有一片很大片的盛開蓮花池及樹林,天空藍樹林綠花甫微紅加上海面亮透,麗玲也訝異著有如此景色。

   從火山國家公園遊客中心進入參觀,遊客中心也變大了,與上次來時比較多了一個視聽間。入園沿途樹林很密或是草地草很長,樹林中大多交錯著大型蕨類植物,有幾個步道在沿路上供人行走,也有一個火山獨特的熔洞,車子開著景像大概如此。奇怪與上次和友友來時大地黑色寸草不生不一樣,那時大地黑天空藍的二色不復存在,對自己而言這兒已不像11年前的奇特。車子開到道路被封閉盡頭時,雖看到一片黑岩漿地層但其範圍已小很多,而且已沒有岩漿正在流出來,流動岩漿波浪擠壓雖在盡頭處看得到但已不如當年壯觀,十幾年大地生命力很強,從漆黑岩漿進而草木先驅,如今已部份成林。讚嘆大自然偉大力量及生命堅忍處處生機的美麗。

   上次由原路回到Kona,而這一次再繼續往東到喜洛而北,尚有一條北邊山路可回Kona自己還沒走過。往東將近喜洛時天空下起雨來,找到北邊與昨日海邊不同越山而過的山路回Kona,起點及終點時道路上起大霧,霧很大幾乎看不到前方,開起車來說實在有一點危險。在很小心的情況下回到飯店,那時時間也晚休息並準備明日行程。

   大島行程第三天早上開車到機場,路上看到正前方的山巒很新鮮,山景是由一條一條的條狀色帶組成,有黃色、黑色、綠色及紅色,整個山就像是畫布由人畫上的一條條斜紋一樣,顏色分明,再加上旁邊有幾座像是稻草堆的小山,活像是梵谷的風景映像畫而不像是真實山景。這一場景上次並沒有看過,昨天從這兒過時景色也非如此,大自然的奧妙及陽光揮彩的魔術棒令人佩服。途中沒加油站租車公司人員告知往Kona方向8英里處可加油,加油後看到一間Kona咖啡公司,買二包那兒最頂級咖啡,回台灣品嚐品嚐。

                    茂宜島

   在茂宜島住的凱悅飯店也很好,相當大住宿大廳下層約三層樓挑高很氣派,後側綠化及一個游泳池,一個露天舞台餐廳。放下行李後到海濱走走,照照相片,照了相片後才發現飯店後方的沙灘左側也有一個圓弧型的半島月灣,小小的月灣造型深入海內,碧藍海水拍打岸邊上,加上飯店沙灘上種植一欉椰子樹,站在月灣前面時值夕陽下山照著整片發出黃金色光影,不同形狀的椰樹連帶著整個海岸非常美麗,照了幾張照片,希望能捕捉下當時美景。

   第二天一大早即直接往Haleakala國家公園開去,沿途綠樹兩旁濃密,爬山時先是大樹林而後草原、牛群、馬群、針葉樹、杉柏樹林等,上次在這國家公園看到自己所看過最美麗的雲,非常白像棉花糖一樣,一大片一朵一朵,一球一球地在那兒一動也不動,今天開車時雖看到藍天雲白卻沒上次白。路上一大批自行車隊從山上下來,景色變化道路彎曲地往上爬,到遊客中心時才知道我們已經爬到3千多公尺上方。以前自己都以為這座山只有1千多公尺,車子往上到達盡頭停車場,車子停好後到觀景台時看到上次最驚奇的山谷,山谷上有幾座火山噴出口,記得上次山谷為紅色黃色及褐綠色土壤組成,這一次山谷沒有第一次看到的那麼綠、黃、紅,場景好像也沒有上次得大,自己有一點訝異為什麼山谷變小了呢?當時山谷其他範圍呢?啊!山谷旁有一片白色及多變化的雲,整片舖滿著。因為雲在腳下,天空由淺藍而寶藍至深藍,間次藍色及山谷的中間由白色舖滿整個地面,白雲上又有山峯狀的雲朵,也有些像河流般地條狀川流著。這次山谷好像不是主體,藍天白雲的變化叫人感動,山谷靜默著在旁陪襯著。山谷好像沉默起來,再爬到另一處的最高點看著四週雲海及天空,道路及地面像是彩帶一樣裝飾著整個畫面,這一畫面與上次看的有所不同,但其美麗及壯闊卻都一樣。彩布上漸次的藍色將上半部亮起來,下邊四週白雲更與天空相映,天空更藍更漂亮,白雲上雖有一些黑色及一些條紋,但卻像是整片銀狐石材樣地貼在四週,應該說比銀狐石材更有變化,更立體更能表現四週棉密映射出天空變化。而地面上紅土及礫岩也適時將藍白給分開,也讓整個空間更多彩且分明。這一次我們特別沿著步道走下山谷,走近山谷時都被山谷所包圍,礫石的岩色已不見褐色,隨著褐色褪去取而代之為深黃咖啡色。回頭望去山脊與天空交接的景像,讓自己想到澳洲的愛爾絲岩,只是現在山巒是由礫石組成的紅山頭,藍天寶藍依舊,山谷中迴盪著令人感概數一數二美景。擁抱山谷,山谷變大山。山谷靜靜地,當我們接近她時,她一直排定一場場不一樣的美景給我們,這兒想必多來幾次也都能回本超乎自己想像。在道路上聽到一位年青女孩與同伴說,這兒日出時真是crazy(瘋狂)的美。沒有機會看日出,但她一定令人著迷且瘋狂。在這山上有一種植物因為這兒紫外線在地球上數一數二強,所以這種植物的葉子顏色變成銀色,這一次也正值它開花期,很特別的一種植物,也很福氣地正值它的花兒盛開。

   下山想著山上白雲,沿路上也看得到白雲在腳下,看著中午時某些雲特別白,想起上次來時那一片超白的雲。陽光變化及角度都讓白雲有變化,當車子穿過雲時我們所看到的只是一層層薄霧,這層霧很白很淡,自己想起在大島時的濃霧,雖然看不到前方視線,但它是白得看不到一點瑕疵也沒有微淡及灰色的感覺,就是這樣白的霧這樣沒有粉塵的霧才能看到那麼白的雲,大島時霧雖然非常重但視線看到始終是白色的,超白的霧濃得看不到前方,那種白是一種很奇特的經驗。

                    歐胡島

   下午坐飛機回歐胡島,到歐胡島已近晚。在街上逛逛,又看到一間長腳蟹任意吃的buffet餐廳,晚上長腳蟹及其他食物吃得很滿意。第一天停留那一晚也吃同一種餐,只是今天長腳蟹沒上次那麼鹹,比較好吃份量吃得比較多。

   第二天我們到檀香山市區觀光,看了檀香山美術館、夏威夷州立美術館、伊歐拉妮宮、夏威夷州廳及卡拉妮女王像等等建築物。中午午餐後坐公車到珍珠港,珍珠港比較郊外公車上各式各樣人種都有,比上次到夏威夷時還多。而歐胡島海邊戲水的人也比上次帶友友來時增加很多,高樓大廈也到處林立。到珍珠港後參觀停在港邊二次世界大戰留下的潛艇,它是柴油潛艇內部構造、生活起居方面很簡約,而潛艇本身當然複雜,行程有翻譯機為我們中文講解,這是此次覺得很方便的地方。我們又到亞利桑那紀念堂,紀念堂的基礎建在日本偷襲珍珠港時亞利桑那號沉沒的上面,很有意義的巧思及很創意地設計。純白色紀念館裏面當然也刻滿著當時陣亡的將士姓名,讓人多一份追思及警惕。

   傍晚回到Waikiki海灘,沿著海灘走,自己一直想要找回十一年前與友友住宿的地方及戲水的區域,就是一直沒辦法確認,只是記得當時住的不是很好的飯店,但對面有一間超市非常方便,父子倆大多餐點都在那兒購買在房間裏一起吃,當時的牛奶非常純非常濃郁。去戲水的沙灘沙很多離海水很遠,但是現在場景卻沒有辦法感受出來。就連公車的型式也改變了,比較以前高級了許多。唉!歐胡島變化真大,都市化得也很迅速。當晚正值週末人潮聚集,很多組街頭藝人表演。記得與友友在歐胡島回台灣前一天,正值Waikiki觀光夜市人很多。很多默劇及木偶人在街頭表演,而現在則為比較動感的舞蹈、演唱等為主,父子在沙灘的足跡已很難找到,時代變化流逝!也是正常現象。

   隔日早上起來再到海灘走走,看到一大早就有一群人在近海堤內游泳,比較遠處外海也有一群人在玩滑板衝浪。也有許多是上年紀的人,看得心裏有一點癢癢的,昨晚雖然下雨卻擋不住他們戲水的心,夏威夷真不愧為最佳休閒渡假好去處。回台灣前靜靜回想以此為師,讓自己也收獲一些。雖然第二次來到夏威夷卻沒有任何重遊膩而不新鮮感,她還是讓自己很多意想不到的地方與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