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歐洲遊記
2018年 08月 22日
員工視野
歐洲遊記

歐洲遊記

   8/19(六):上午與Keeper到桃園機場同搭機飛到香港,因轉機等待時間八小時,所以到香港市區內逛逛,香港商圈並沒有太大改變,機場與香港間鐵路似乎變得比較震動,沒有2001年坐那一次那麼平穩,晚上到灣仔旋轉餐廳用餐,1997年與太太曾到此,那時夜景很美,餐廳很高級,這一次看餐廳已舊,大樓並沒上次的都打著燈光,夜景大不如前,感慨著時間是一令人難以抵抗的催化劑。

   8/20(日):早上到達凱恩斯機場先到飯店Check in,後搭計程車到天空之軌Skyrail旅遊,坐纜車觀賞熱帶雨林樹冠,看那翠綠景色及中途樹林中漫步,並沒有太大驚奇。在纜車頂的商店街與Keeper夫婦及內人二個兒子逛著逛著,Keeper他們也許是客套,一直稱讚著這一種自助旅行,自己對那自行逛外國街道,已司空不再話下。晚上訂大堡礁綠島行程,問了幾家餐廳,到一家當地知名餐廳用晚餐,大家聊了很愉快,後來冒著細雨回到飯店。

   8/21(一):早上10:00到碼頭坐船到Green Island玩,我們坐的是一條不算小的船,在外海行船時也有不少顛簸。綠島為一很小的小島,自己與兩個兒子到海邊浮潛,而Keeper夫婦與內人去坐平底船看海景。剛要下水至慶即小腿擦傷,不要下水。為了怕他傷口感染,他自己又堅持不下水,心想讓小至慶看顧衣物訓練膽識也不錯,自己就與友友下水浮潛,讓弟弟獨自在海邊看衣物。可是沙灘太平水太淺,一點也不能浮潛,下午用餐後到島的另一邊浮潛,水是深一點,但沒有看到什麼珊瑚,只是魚大一點,真是沒有想像的好,晚上回航後到前一天的餐廳旁一家餐廳用餐(昨日客滿),點的餐點很不錯,也用餐得很愉快,大家走回飯店Keeper夫妻又在我們房間聊了一下再回他們的飯店(相距大約300公尺)。

   8/22(二):早上7:30租車公司要開到飯店交車卻沒有來,到櫃台詢問後,租車公司才帶我到他們公司開車,不知道要帶駕照又多跑一趟,一直到九點多才上路出發,對Keeper真是不好意思。沿著澳洲東北角的海岸北上第一站到道格拉斯港,看一個海岸廣角的景點,大夥吃著在途中超市買的橘子,那兒有扶輪社做的標示台,與Keeper看了極為親切,回程時又到社區小公園逛了一下。再北上到Mossman Gorge國家公園,往山林走著,步道邊有一小河谷一些洋人在那兒嬉水,無什麼看頭。再往山上走,有一環形的森林步道二公里多,我們走著走著看到了典型熱帶雨林森林,樹徑多樣如扇型,樹根亦交錯得令人稱奇,在茂密的森林中幾乎忘記午餐時間,幸好帶著水果及Keeper的巧克力暫時充飢,在那兒真的看到什麼是熱帶雨林,後來到Mossman Gorge的鎮上吃午餐已是三點半了,街上隨便吃吃並無特別。內人給兩個小孩自行到隔壁餐廳點炸雞及熱狗,友友帶著至慶獨自買回餐點,自己心中有著無限的驕傲,友友如此獨立與乖巧。隨後又驅車到Daintree國家公園,沿途公路都是林木,林像有如台灣,而Daintree國家公園為一河谷,兩岸景色翠綠如青草地,景色也很美,鄰近農場綠草綿延,大家躺在草地上呼吸草地上芳香很是不錯。當時已接近五點,下了很大的勇氣才決定繼續往北走,路途的林像漸漸茂密,天色也漸漸暗了下來。途中曾二處Lookout,其中一處為眺望河谷出海口,景色也算是壯觀。不敢多停留一直往北行,天色一直沈下,兩邊林像也越密,在一處小河至慶暈車捉兔子。下車後,看到兩旁樹林越覺得到林中的舒坦與沁涼,Keeper夫婦倆見於林中的空氣涼爽,自行趨步往前走。我們全家則在小河旁停留了一下,而後再到前方接Keeper夫婦兩人,在接時一直認為他們腳程那有那麼快,不可能走那麼遠,真是耽心兩位朋友的安全。繼續北上終於到了Cape Tribulation,那時太陽已接近下山,大家到一野餐處看看,走了幾步卻看到海邊,一個兩邊有雙座平行山脈的海邊,潔淨沙灘加上日落後的霞光,也是讓大家感到新奇與美麗(很奇怪海邊為何在山上呢?)。只是天色已暗,不一會即行回到Cape Tribulation的旅客服務中心旁的餐廳用晚餐,那一家餐廳都是澳洲年輕人的聚會處,相當吵雜,點了四客牛排,很快吃過後。即趕車回程。只是在用餐時,讓自己很深的感受洋人年輕人的聚會及夜晚,有如台灣溪頭般的Cape Tribulation國家公園。夜晚頂著星光趕回凱恩斯,還有很遠的路要走。暗夜下,車子遠燈打在上山時經過的樹林樹幹上,有如在樹林中打Spat Light一樣,很美麗。一幕幕樹林樹幹秀映入眼中,開起車也忘記了疲倦。中途因Keeper暈車,在路邊稍做休息,看到樹林中間的星空,很久沒看到星空了,像是一小塊圓形星空幕簾一樣,一直趕路到十點多才回到凱恩斯的飯店休息。

   8/23(三):早上到機場搭機到艾爾斯岩,在飛機上就看到那一顆火紅大石頭,下飛機後租了一輛六人座車子,到Ularu渡假村Check in之後。與Keeper相邀三點出發看艾爾斯岩,出發後從遠處望著,大石頭像是一隻顏色鮮紅的毛毛蟲,慢慢接近,顏色也跟著沈了下來。轉過身後,側邊身影改變為和尚頭似地,也像鐘塔罩在空曠的紅土砂原上,顏色也變成豬肝色一樣。在表面也有著約略像一塊塊燕窩般的蜂巢,車子開到Mala Walk步道時。在石塊前面固定幾張椅子,坐在椅子上,豬肝色般的大石頭又佔了我們比較大的視窗,很奇怪石頭後面的天空卻變很藍,襯托著石頭色澤來,在步道中走著走著,與Keeper聊著艾爾斯岩,看著岩石才發現天空中都沒有任何一片雲,遠處地平線天空有一點淺灰藍慢慢地一點藍,在大石頭後面卻是正藍色,像是以前照像用的影底一樣。正藍地托出石頭的暗紅,石頭天際線是那麼清楚,那麼對比,看起來也好像很假一般。又再一次看到上帝之手的能耐,那一樣相間如假的立體,真很難用像機或畫來顯示她。大夥在步道上漫步著,如同置身一個與世區分的公園中,一點點綠,一隻隻小鳥及小雜草地,紅色石材底藍色天際,很美的公園,很美的公園。回到日落觀景處,大家都已在那兒等候著,我們找一個比較理想的地點觀看。看到那火紅的毛蟲不再是毛蟲,而像是比較暗紅的大象形狀,原本一蛹形蛹形的蟲狀慢慢變成大象似地粗糙層次毛皮一層層,隨著時間過去,顏色一直紅沈了下去,石頭上的層次也變成如山水畫般地層峰,石頭表面已如中國山水畫一般,層層相映,層層有層次美,每層有她自己特色,令人驚奇。天色漸漸暗下,帶著不捨心情回到飯店中,當晚九點三十分與Keeper夫婦倆全體到沙漠中看星星,喝酒看星星一種很美的享受,Keeper教我們如何看星星,也教我們倆個小孩看銀河,很是不錯。

   8/24(四):一大早到日出觀景點看日出,有一點冷,所幸Keeper借給我一件衣服保暖,真是感激。太陽慢慢昇起,慢慢地照在暗紅黑的石頭上,石頭也慢慢地變紅,層次依舊紅色變化如同與日落的相反似的,突然間自己發現到石頭變紅並非漸漸變紅,而是像掀開面紗一樣,一面面地掀,一張張地從下往上拉開。可能陽光由地平面下上來,石頭美麗也由下往上慢慢見大眾,沒有親身很難說分明她無限的變化。隨後我們又到Mutijulu Walk漫步,清晨泌涼的感覺及園區步道上的美景,讓我們兩家人談天談地,談得非常愉快。當地政府成立大石頭文化中心,我們也去看了一下,看看他們的簡報再回飯店休息。

   下午開車到五十幾公里外卡達族達國家公園,看群立石群及日落。前行中,遠望群石她們是暗藍色,充滿神秘,在公路遠望點上可以看到群石的全面。大家照個像稍為停留一下,即到群石中的風之谷(Valley-of Wind)步行。昨日暗紅岩石藍天襯景再現,峽谷間風真的很大、很涼,健行其中是一個挑戰也是一種享受。在峽谷間沿路都有可攝影的景點,二處Look Out也壯觀,值得我們到該處走走。峽谷中翠綠植物比較多,所以,相映配之下景色也美。日落前我們也到卡達族達的日落觀景點處,找到一適當位置觀看,前方有幾個如鐘塔般的紅色山岩巨石矗立在前面,日落鐘塔像是燈籠般的火紅,不像由外在陽光照下反射映像,倒像自身發出燈光似的火紅,令人神奇。晚上睡到半夜叫醒太太又到更遠處看星星,星星高掛天上閃閃爍爍著,銀河方向也與昨日不同。大空間地觀賞星星,是童年一直的行為,也是做夢的時光,如今重回,總是要把握它,但是自己還是最難忘紐西蘭的星空。

   8/25(五):早上再度到卡達族達公園,早上漫步在坎侏峽谷步道上,步道終點的Look Out也是好看壯觀,兩邊紅色山壁間廣大的綠色砂原大地,加上陽光把她們切成兩半分成兩種顏色,值得去看看。下午我們又搭機回凱恩斯,回到凱恩斯已六點,Keeper夫婦為感謝能與我們自助旅行同遊,請我們夫婦及兩小朋友晚餐,我們順道訂下凌晨4:15的熱氣球旅行,Keeper他們因怕年紀大爬不起來,所以沒有同行,4:15真是早。

   8/26(六):4:15熱氣球公司到飯店接我們四人,開了一個多小時車子到達一個小鎮。在那兒登上熱氣球的籃子,氣球上昇時異常平穩,與自己想像中相差很大。在高空上欣賞平原景色,原來此處為一盆地,四面都是山,所以風速穩定,風景也很好看。在氣球上看到地面霧氣濛濛矓矓,白白飄渺,下面有牛羊馬隻,也有袋鼠在林中跳躍著,360度的視野及晨曦的陽光,空氣潔淨涼爽,一個難得經驗,只是內人一直說“太貴了,太貴了”。

   中午與Keeper夫婦面合,一起搭機回家,在機上回想幾天來的情景,猶如眼前。